<tt id="tyouc"><s id="tyouc"><video id="tyouc"></video></s></tt>
    <mark id="tyouc"><td id="tyouc"><object id="tyouc"></object></td></mark>

      <kbd id="tyouc"><font id="tyouc"></font></kbd>
      
      <object id="tyouc"><del id="tyouc"></del></object>
      <kbd id="tyouc"></kbd><kbd id="tyouc"><small id="tyouc"></small></kbd>
    1. <strike id="tyouc"><output id="tyouc"><small id="tyouc"></small></output></strike>

      城市重塑:智慧城市數字化轉型的未來趨勢展望

      發布:2022-03-10 00:00:00

      21世紀初,隨著互聯網和計算機快速發展,與此同時,行業內普遍認為,CIM城市信息模型,是BIM+GIS+IoT等技術為基礎,整合城市地上地下、室內室外、交通等等多維度信息模型數據和城市感知數據,構建起三維數字空間的城市信息有機綜合體。是城市級別動態數據的集合,促進建筑業信息化市場進一步重構。

      2018年以前,我國CIM僅僅處于概念發展階段,CIM在真正進入2018年后,才真正進入到建設時期,2020年國家新基建戰略的提出,推動了我國CIM行業的發展,讓CIM行業迎來快速發展。

      2020年6月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會同工信部、網信辦印發《關于開展城市信息模型(CIM)基礎平臺建設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了CIM基礎平臺建設的基本原則、主要目標等;2021年4月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印發《六項城市信息模型(CIM)行業標準的征求意見稿》,規范了CIM行業的發展。

      此前印發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》提出:要完善城市信息模型平臺和運行管理服務平臺,構建城市數據資源體系,推進城市數據大腦建設,探索建設數字孿生城市。城市數字化轉型是我國“十四五”期間的重要發展方向。

      城市數字化轉型,或者說智慧城市的顛覆性創新,跟以往的數字城市、智慧城市、政務信息化、數字政府這些對現有行政和治理體系的漸進式創新的區別何在呢?簡單來說,從單一系統的數字化到整個城市系統的深度融合,從系統建設向可持續運營,從政府主導向市場化多元主體參與等都是重要的趨勢。而由此思考,城市及其數字化轉型,其第一性原理,或者本質究竟是什么呢?

      第一性原理思維最早由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提出:“在每個系統探索中存在第一性原理。第一性原理是基本的命題和假設,不能被省略和刪除,也不能被違反?!?

      “信息化是通過信息高效流通,減輕信任成本與組織中的內耗,達到邊際成本遞減的目的?;A設施和公共服務邊際成本降低是城市集聚的根本動力,必然對信息化有著內在的需求。隨著城市 規劃、建設、運營與管理的全面數字化改造,城市擁有了越發高頻甚至實時調整自身運行狀態的能力。城市的規劃與運營、服務環節越發密不可分,逐漸融為一體?!?

      我們在信息化需求調研中獲得的行業“痛點”,往往是現實中很難克服的困難,但這些“痛點”其實是嵌入到傳統的工作方式和組織流程之中的。如果用新技術真正深層次再造整個流程,表面上的“痛點”也許就不復存在了。

      在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物聯網等技術出現以后,相對以往于基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簡單數字化改造模式,可以更深度改造一些依賴人工操作的傳統環節,通過深度流程再造,真正實現提質增效。上面兩個案例中,都是基于智慧城市“供需匹配”的第一性原理,發揮“計算”與“連接”的價值解決根本問題,而不是簡單套用傳統管理方法,僅提供簡單的信息化流程。

      智慧城市、或者說數字政府領域一直以來的第一痛點就是“數據孤島”,基于垂直行業部門隔離的信息化系統壁壘。在各種行業業務系統持續演進和膨脹之后,“孤島”變成了“煙囪”,進而變成了“碉堡”。如果只從各部門提出的“碎片化”需求出發去建立應用,只能越發加劇這種趨勢。這時候,就需要在頂層設計指導下,站在城市系統的高度上,整體統籌數據采集、應用、共享開放等各個環節,除了通常會強調的政府內部跨部門數據打通以外,如何通過信息化手段實現政府、企業和市民之間充分的信息溝通,實現多方協作,是解決很多問題的關鍵。

      以城市的感知系統為例,以往垂直部門主導的智慧城市建設中,各部門分別建設物聯感知體系,如攝像頭、傳感器等,從末端設備到安裝載體,進而到電力和網絡接入,都需要重復投入。各部門提出的系統建設需求中,只會考慮自己部門的業務,這就難免大量的重復建設,還要在分散建設之后重新匯聚和融合各種數據。近年來,智慧燈桿的廣泛應用,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各種路側終端安裝載體和電力、網絡接入能力的共享問題,可以使路燈、標志牌、5G基站、攝像頭、雷達、邊緣計算節點和各種路側傳感器共桿安裝。然而,進一步整合多個部門安裝的各種攝像頭,將各種傳感器集中設計和整體安裝,建立一體化的城市感知網,作為所有智慧城市系統的共同基礎,則需要更深層次的頂層設計思維和政治智慧。

      隨著智慧城市建設的深化發展,政府已經紛紛意識到不能靠單一的投入建設,而應該更多關注可持續的運營。運營不是簡單的IT運維,需要靠市場化的機制,引導企業和市民參與城市創新,真正解決市場痛點。運營不一定是多么賺錢的商業模式,但可以依靠產品和服務的價值合理取費,獲得可持續的健康發展。

      (來源:搜狐網)

      乐宝彩票